愛,別要太遲

2020,02,17

人大了,對小時候的記憶越來越模糊,但我卻總記得與爸爸去日本的那次旅程。

圖片來源

那次去長野,是我第一次去看得見雪的地方。

從東京出發,我跟著爸爸坐上了新幹線,準備前往龍王滑雪場。車廂內異常安靜,只餘下新幹線行駛時經過路軌所發出的聲響。我靜靜看著窗外的景色飛快向身後移動:矮矮的房子、放學騎著單車的小孩、黃昏的夕陽,車廂的窗框好像每秒鐘都換上了不同的風景,讓人捨不得眨眼。

只可惜,車廂的搖晃節奏實在太舒服,讓人昏昏欲睡,我的頭漸漸感覺越來越重,不覺靠在爸爸的肩膀,閉上了眼睛......到我睜開眼睛時,就已經來了白皚皚的世界了。

在滑雪場襯托下,爸爸的身影不知爲何更顯得高大。乘搭纜車上了陡峭的山坡,膽小的我光看到窗外也覺得害怕,只好牢牢捉住爸爸的手,不願意放開,大抵握得太緊,讓爸爸不禁笑了起來,「不用怕,等你學好了滑雪,一下子便能滑下山去,沒有時間害怕。」 我聽後更緊張,把肩膀縮了起來,默不作聲。

學滑雪的過程也模糊了,依稀記得跌了很多遍,但意外發現原來掉在雪上沒有想象中痛,就開始放膽去試了,到最後那刻,跟着爸爸從山坡一鼓作氣一滑而下,原本內心的恐懼一掃而空,只剩下滿滿的滿足感,和爸爸相望笑了起來。那時爸爸看起來年輕、有活力,好像沒有不懂得的事。

那時不少同學都會以漫畫書中的角色爲偶像,我覺得我的爸爸比這些角色還要厲害。

他就是我的偶像。

後來我們便在觀景台靜待日落前的雲海,看着白霧繚繞的景致,猶如到達了天空之城,那種震撼至今歷歷在目。後來跟着爸爸走了很長的雪路,來到了一座看起來年代久遠的神社,上網翻查,原來叫戶隱神社。爸爸在神社前虔誠地低頭祈禱,不知道在許什麼願。我趕緊學着爸爸閉上眼睛,低下頭來,貪玩的我只祈求可以爸爸可以帶我去更多的地方,看更多風景。

但不知從何開始,我與爸爸的距離越來越遠,我們再也很少一起去旅行......

「我今年想去龍王滑雪場滑雪啊,聽說很漂亮。」 我晃然回過神來。朋友興高采烈地給我看滑雪場的照片,我那些早已收藏好的記憶翻倒了一地,想起了當時許的那個願望。

我與爸爸許久沒有談話了,有時我回家就直接回房間休息,滑滑手機上網,忙着填滿自己的時間,也忙着看別人的生活,但我卻再沒有認真看過他了。回到家,爸爸一如以往地拿着報紙在客廳閱讀,但我這次沒有走回房間,靜靜走到他的旁邊,鼓起了勇氣跟他說:「不如今年我們再去龍王滑雪場滑雪,好嗎?」 

JR 東日本鐵路周遊券(東北地區)>>> http://bit.ly/2q0zGfW

JR 東日本鐵路周遊券(長野、新潟地區)>>> http://bit.ly/35kZh3b

相關優惠 更多相關優惠

更多旅遊熱賣及資訊